本篇文章1792字,讀完約4分鐘

讀宋詩文發現很多大文豪在開封定居時都是租房子住。

比如歐陽修。 他從21歲到開封匆匆考試,是租的房子。23歲再去開封考試,還是租的房子。 24歲考試中的進士,是等著朝廷分配工作,還是在開封寄宿? 38歲的時候晉升為知諫院兼判登聞鼓院,還開封了出租屋。 之后,他寫詩回想起在開封定居的日子:我來到首都,躲藏起來毫無缺點。 閑僦古屋,賤雜里閑。 鄰接注入溝洞,街道四溢。 出門浩浩蕩蕩,生怕關門蓄水。 這首詩里的僦字意味著要租房子。 詩的意思是,他來開封,來到不住的地方,在偏僻的地方不得不租老房子,那房子地勢低洼,容易積水,下著大雨,四面八方的水,院子一片汪洋,不方便上街。

再加上蘇東坡,21歲的時候和父親蘇洵跟著弟弟蘇轍匆匆到開封,母子三人租房,租了太平興國寺的浴室。 太平興國寺不是現在的鶴壁疏??h大山上,而是位于開封大相國寺西側,是當時知名度很高的大寺,僧眾眾多,朝廷專門建了小院作為合寺僧的澡堂。 澡堂里有閑居,專門去北京借考的舉人蘇軾、蘇洵、蘇轍三人在那里住了一年,等他們有了頭銜和干祿之后就搬家了。 但是,官員和干祿的母子3人還沒有開封房子。 他們先在西郊租了民房,然后搬到太學以南租了辦公室。 后來蘇軾和蘇轍參加了選官考試,為了安心學習,在國營招待所(當時叫客棧)住了一段時間。 蘇洵為了節約生活費,去七賢縣(當時叫雍丘)的親戚家租了將近兩年。

蘇東坡名滿天下后,收了幾個年輕弟子:秦觀、張槎、黃庭堅、晁補之、蘇門四學士。 四學士在開封沒有不動產,也是租賃住宅。 其中秦觀在市中心出租,黃庭堅在城西池寺出租,張槎和晁補之在南郊出租。 多年后,張槎贈送晁補的詩:昔日者與哥哥城南鄰,一日不見相親。 誰能不吝惜發財,這件事我要做所有的懷古人。 當時我在和你一起開封南郊的出租屋,很近,一天也不會不見。 我只好在租的房子里招待客人。

其實,蘇門四學士并不是不想開封買房子,而是買不起。 蘇東坡和歐陽修也并不是不想在開封買房子。 他們也買不起。 至少在成為高官之前他們買不起。 為什么買不到? 因為當時開封是京都,是全國人口最多、規模最大、商業最繁華的城市,而且是世界上最繁華的大城市,人多房子少,土地匱乏,房價很高很嚇人。

宋太宗的時候,有個詩人叫王禹,他用一句話說明了開封不動產的昂貴程度:在重城之中,雙闕之下,尺土地土,與黃金價格相同。 宋真宗時的另一位詩人楊侃用一句話描述了開封住宅的稠密程度:甲第星羅、屋鱗回、坊無廣巷、市不通騎。 到了南宋時期,大哲學家朱熹通過前輩的回憶描述了北宋前期開封非常低的自己的住房率:并且像祖晨一樣,百官無房,但在宰領也是出租屋。 連宰相這個級別的其他大臣都要租房子。 為什么不買房子? 房價太高了。

那時開封房價到底有多高? 看幾個例子就知道了

唐太宗太平興國元年,大將軍田欽祚在開封買了房子,花了白銀5000兩,相當于銅錢5000貫。

唐太宗太平興國兩年,根據福建軍閥陳洪進投宋,宋太宗為了鼓勵他,分別給他幾個兒子買了房子,每家消費白銀10000兩,相當于銅錢10000貫。

到北宋后期,房價上漲了好幾倍,萬兩白銀和萬貫銅幣買不到好房子。 宋惠宗政和7年,淮南運輸對張根說:第一不考慮數十萬碼,增加一點雄麗,不是百萬。 意思是那時在開封放豪宅需要幾十萬貫,如果想裝飾得更豪華的話需要100萬貫。

不買豪宅,只買普通的房子,要花多少錢? 蘇東坡的弟弟蘇轍晚年在開封購買了普通住宅,花了9400貫。 然后,因為沒有錢和女兒結婚,就賣掉了這所房子。

對宋朝老百姓來說,9400貫的銅幣絕對是天文數字。 據洪邁《夷堅丙志》報道,沒有技術的青年農民出去打工,每月能掙900文,還沒有一貫的錢。 據《宋會編輯稿》記載,宋徽宗時,朝廷雇人抄書,每人每月可賺3500句,3貫之多。 根據《宋會編輯稿》,宋太祖時國營紡織廠綾錦院的熟練女工每月能收到200斗小麥,相當于兩枚銅幣。 《歐陽修全集》中收錄了歐陽修寫給長子歐陽發的信,他在歐陽修家雇傭的幾個男仆的工資,每人每月發500斗米,相當于5貫銅錢。

也就是說,讓歐陽修家的男仆在開封買普通住宅的話,不吃就得存150多年的錢。 如果讓錦院有經驗的女性勞動者在開封買普通住宅的話,不吃不喝就得攢錢已經將近400年了。 如果沒有技術的農民工攢錢買房更難,他只有付出800多年的努力,才能買得起車轍的房子。

標題:“宋朝開封的房價”

地址:http://www.laferme-debarbenegre.com/kffc/1840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