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篇文章1072字,讀完約3分鐘

樊綱的言論不幸擊中了與好處相關的年輕人的痛點,這引起了很大的爭論。

近日,央行貨幣政策委員會委員樊綱被自己的六大錢包論推向了輿論的風口浪尖。 年輕人在異鄉流浪,居然連住的地方都不能保證? 如果想要自己的房子,會掏空夫妻雙方的父母、祖父母、祖父母三代人的6個錢包的積蓄嗎? 樊綱的發言被公開報道后,引起了一段時間的許多爭論。

資料圖:民眾選擇商品房。 中新社記者韋亮攝影

公平地說,由于各個媒體斷章取義,公眾誤解了樊綱的本意。 追溯當時的語境,觀眾提問年輕人是否買房時,樊綱的初衷是,6個錢包是衡量家庭條件的重要指標,財力允許的話,應該利用貸款機制,財力不允許的話,必須考慮租房,不能勉強乘車

作為研究房地產政策的專家,呼吁年輕人加把勁,樊綱的發言其實無可厚非。 但是,在許多年輕人對房價感到不安的情況下,樊綱的發言文案正好激活了公眾的憤怒之處,拿著無辜的躺槍。

青年群體一直以來都是網絡輿論的主力,住宅是中國青年的剛需,年輕人面對剛需難以滿足的現實,自然會感到不滿。 在任何國家,購房都是重大支出,在中國這種矛盾尤為突出。 另一方面,買房對年輕人來說并不容易,另一方面,恒產者有恒心以前就流傳下來的觀念,以及房子與教育、醫療等稀缺資源掛鉤的殘酷現實,讓年輕人產生了強烈的購買欲望。

這種強烈的買家訴求,讓一些年輕人產生了無論付出什么代價都必須購買的觀念。 為了買房,父母掏空家庭首付,年輕人將大部分工資用于月供還款的例子屢見不鮮。 也有人指出,前幾天成為話題的隱形貧困人口中,為了償還住房貸款,一部分高薪白領無法儲蓄。 在這種情況下,樊綱的言論擊中了不幸受益的年輕人的痛點,引起了很大的爭論。

其實,當我們問老師和朋友,自己現在是否應該買房子時,得到的回答可能和樊綱的話一樣。 但是,我們不生氣。 因為老師,朋友和我們一樣,都是普通人,要忍受高房價帶來的種種弊端。 但是,當這些話從公眾人物中出來后,人們的心情自然發生了改變。 樊綱個體雖然不是負責調控房地產政策的官員,但公眾對公眾人物某種托管房價的期待是不可避免的。 這樣的期待容易讓輿論誤解公眾人物的發言。

事實上,中國的住房問題多而復雜,國家也在推行各種政策,以實現不炒房的終極目標。 處理房價問題的秘訣還是去經濟結構轉型。 要解放房地產和中國經濟體,不僅需要房地產稅、限購等短期調控措施,還需要國家快速發展實體經濟,推進供給側結構改革,從根本上解決房地產市場過熱問題。 對普通人來說,我們需要做的就是被輕易斷章取義的報道弄得心神不寧,以合理的心態面對現實的壓力,做出合理的個人選擇。

標題:“央行專家“六個錢包買房” 論引爭議 為何戳中年輕人的心?”

地址:http://www.laferme-debarbenegre.com/kffc/2486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