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篇文章925字,讀完約2分鐘

春節期間,疫情蔓延,響應號召,不關門,躲在家里看電視。 正好第五季的《中國詩詞大會》播出了,每天看,增加知識,增加樂趣,趕走了寂寞。

偶然看到了康震老師描寫杜甫夔門的詩:紅甲白鹽都刺痛了天,閭閻在山頂上漂浮。 楓橘樹丹青合,復道重樓錦繡懸。 (《夔州歌十絕句》)

當康老師談到奎門兩岸的紅甲、白鹽山時,我突然想起了去年五月初在暮色蒼茫中眺望奎門的情景。

最適合從遠處眺望的位置是白帝山西南角的半山腰。 從山頂的白帝廟出來,沿著山游過步道,走著。 偶然看到河邊的石碑上刻著蒼力的宿門二字,很多游客聚集在這里,向西北方向眺望宿門。

遠遠望去,霧氣濃厚,云層迎來暮靄,千山萬華寄宿。 遠處山巒起伏,迷茫的附近山巒起伏,峭壁林立。 甲山像刀一樣砍斧頭,砍銅墻鐵壁,一片刷子一樣的山體直插河底。 一股藍色的水穿過山谷,呈半圓弧狀從遠處蜿蜒而來

眼前的情景怎么這么熟悉? 拿出第五套十元人民幣現場,其背景圖三峽夔門居然來自這里。

我陶醉在悲門的美景中,欽佩祖國有這樣一條大好河山。

在腦海中,我仿佛看到了悲門長江南岸白鹽山的斷壁下有一千多米、平滑如鏡的石壁。 這塊粉壁石刻也被稱為粉壁堂。 上面刻著篆書、隸、楷書、行書體,始于宋代,終于始于民國年間。 2米見方和手指大小的歷史名字被刻得非常漂亮。

導游給我們講了紅甲白鹽的由來,打開了那個紅蓋子,讓我們看到了它的芳容。

夔門兩側的高山,南面叫白鹽山,北面叫紅甲山,拔地而起,高聳入云。 白鹽山,是附著在巖石上的水溶液,主要含有鈣,顏色像白鹽,因此而得名。 因為紅甲山含有氧化鐵的水溶液附著在風化的巖層表面,所以這座山呈土石,讓人背對背,被稱為紅甲山。

隔河眺望,紅色的衣服,樸素的包裹。 這些色調與晨曦、晚霞、月亮相輔相成,形成了紅甲晴暉白鹽曙光和悲門秋月等勝景。

一有機會,我乘船橫渡全長8公里的瞿塘峽,從西坐船到重慶奉節縣的白帝城,從東至巫山縣的大溪町棄舟上岸,感受長江三峽的脖子、最短、峽谷最窄、若言風景各異,三峽自是魁偉塘峽的風景。

面對突然的新型冠狀病毒大爆發,我想起了氣勢磅礴的宿門賦予我的宏偉志向。 眾志成城消滅瘟疫的壯舉,多么像破竹似的沖出夔門的長江啊。 中國戰勝了瘟疫,春暖花開,天空明凈。

標題:“夔門散記”

地址:http://www.laferme-debarbenegre.com/kfwh/1745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