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篇文章2881字,讀完約7分鐘

此次新冠引發的肺炎疫情十分嚴重,引起了人們對野生動物保護的重視。

北宋是我國歷史上經濟文化發達的朝代,那時的人們已經認識到保護野生動物的重要性,因此不允許濫捕野生動物。 我們回宋朝看看那時怎么了。

珍惜繁殖期的野生動物

在遙遠的夏天,他主張保護野生動物,要求田獵者遵守禁令,在許可的季節和地點狩獵,禁止捕殺幼齡動物和鳥蛋傷害。 這種以前傳到宋代的更是發揚光大,宋太祖在建隆二年(公元961年)頒布《禁止采集敕令》:屬于王者智古臨民、順時布政、陽春之候、品匯咸亨、鳥獸蟲魚,各安于物性,將羅網掛在罘羅網上。 永遠公式化,每年都有上司表明這一點。 該禁令不僅禁止在鳥獸魚蟲繁殖、生育期間捕撈,要求確定,而且法令的延續性是最大的特色,他強調要將該令固定下來,每年公布執行。

到了宋太宗太平興國3年(公元978年),為了進一步保護鳥類繁殖期,頒布了《二月至九月禁止捕獲敕令》。 其中,從禁民二月至九月,沒有捕獲和敕竿夾彈,找窩摘蛋,要求州官員嚴格捕獲,重置其罪名,仍對州縣施以害粉墻,揭發敕令。 該詔敕比以往任何時候都強調基層官員自愿逮捕違禁者,寫在墻上擴大推廣,影響民眾對野生動物的自覺保護。 根據徐松的《宋會編輯稿》,到了南宋高宗時期,他還記得這個敕令。 “禁止唐太宗皇帝尹京日、春夏捕雛蛋等榜文,訓練丁寧,不怕。 并且說,今付三省可以申請禁止嚴正法。 一項法令持續了200多年,可見宋朝表現出了保護野生動物的決心和力量。 此后,北宋朝廷頒布了禁止捕殺青蛙、按照禁食要點保護鳥獸、禁止鳥羽、獸皮為服飾等法令。

“北宋時的野生動物保護”

禁止濫捕枯澤

澤和漁是野生動物保護的大忌,宋代野生動物保護得很好,但有因過度捕撈而破壞生態平衡的地方。 對此,一些有識之士,特別是文人們經常出來說話。 曾至尚書·都官外郎宋代詩人梅堯臣對枯澤和捕魚破壞生態的現象非常擔心,寫了一首詩《打漁》警惕:插蘆葦灣流,寒魚不過。 知道安罟師意,設網藏闕。 芳香的魚餌沒掛,該怎么等清唱發呢? 戰勝尼龍竿,寧可聽憂澤克制。

宋英宗時期的冠軍、作家彭汝礪,曾在吏部尚書擔任過官。 當時江西鄱陽城北有土湖,該湖地理條件優越,西南與大江相連,東北枕平坦,附近有山阜,與水田相接,水生動植物資源十分豐富。 大家都知道靠山吃山,靠水喝水。 因為土湖周圍的人們為了生活,在湖里采集植物和魚類等,很快就捕獲并清空,土湖資源枯竭,生態惡化。 后來,人們再次在湖里捕魚,得到了很好的,在很久以前,十歲一二,老百姓越來越貧困,老百姓更貧困。 彭汝礪知道這一點后,經過調查寫了《土湖記》,一一提起了土湖的歷史和現狀,呼吁保護。

因此,宋朝廷著重采取保護措施。 宋太祖下了敕令:珍鳥異獸,何足尚焉! 榮采被上林捕獲,幽禁在籠子的門檻上,違反物種飛鳴的性,是哪個國家的君仁恕之心? 對國家沒用,也適合做貢獻。 應兩京諸州,今后不是珍獸,不可貢獻。 宋太祖保護野生動物免受自身侵害,禁止供奉珍獸異獸,阻止野生動物狩獵的好方法。

天禧3年(公元1019年) 2月,宋真宗下達了“山藪之廣,羽族之日繁”的“山鸮禁捕敕令”。 我想他的小鳥,本會打好仗,惹上寶寶監護權的麻煩,打好資本。 賞心悅目的話多,有違性。 載有成長經歷等,務敦咸若之仁。 屬于陽春戒,動植葉序。 特申科禁,青霉素。 現在,所有顏色的人都不能捕獲山毛拉,長官所在的地方經常被禁止。 為罕見的鳥堆虱發布詔書進行保護在歷史上非常罕見。 宋真宗還頒布詔書保護昆蟲。 可見宋真宗對野生動物保護的良好態度。

宋仁宗的情況是,官富豪競相奢華,一時戴鹿胎冠,鹿類被掠奪,特別是孕鹿被大量殺害,悲慘不堪。 關于這一現象,宋仁宗并未置之不理,他于景祐三年(公元1036年) 6月15日發出敕令:“冠有制,以奢心為戒?!?卵無傷痕,繁殖于庶類。 但是,鹿,伏在中林,宜安濬之旅,不要失去那個樂趣。 而且習俗昂貴,打獵多,為其皮提供資金,使用所有飾品。 不是滑坡,是取道,曾經冒險逃跑。 傾注民風,揭露天物。 特詔書宣告了這位好學生的品德,還立下了嚴格的科,對其仍有不同的要求。 讓刑部遍牒三京及各路運輸司管轄下州、府、軍、鑒、縣等,應臣士庶家,不得佩戴鹿胎冠子,不得佩戴今后的各色人等,捕獲鹿胎子,制造冠子。 如果有違反的事,答應向各種各樣的人坦白,那個犯人會嚴懲。 向抓鹿胎人的一般人報告,支付20貫文獎金,陳戴鹿胎冠子造人,支付50貫文獎金,充人財產。 該敕令明確規定,這種現象要求各級嚴厲打擊,保護孕鹿的正常生長。 其保護效果明顯,《宋事實》中提到鹿胎無用,捕獵者也不斷。 但是到了南宋,鹿胎帽再次成為了人們追逐的時髦服裝。 宋高宗也很明智,多次頒布詔書,禁止紹興6年(公元1136年)、8年(公元1138年)、23年(公元1153年)、29年(公元1159年)冠以鹿胎。

“北宋時的野生動物保護”

上下團結起來提倡和實踐放生

宋代在宣布各項保護措施的基礎上,提倡開展放生活動,北宋歷代皇帝多次敕令放生。 其中宋真宗發布了《縱鷹鴉敕令》《放鷹犬敕令》,命令各郡設立放生池,進行放生活動。 宋代文人制作放生池的碑文和放生文案,《全宋文》收錄的有20多個,可見當時放生活動的普及。 當時認為采集鳥類是違背物性的,所以必須體現仁意,使萬物熙寧。 彭乘《續墨客揮犀》說,改革家、文學家王安石性不殺,到金陵,都放在鮮龜、眾多池子里。 詩人陳與義在其《放魚賦》中記載著,他看到有人枯竭捕魚,就掏錢買下,放水相助。

對于這種放生行為,宋代詩人、作家自然非常受尊敬。 北宋詩人邵雍可以寫一首詩《放開小魚》:纖維鱗不夠,此失一生休。 放開爾江湖,廣渠鼎鑊憂。 必須更深入地避開網絡,不要誤吞鉤子。 天下許多廢人,羞于落魄。 詩中寫道,詩人將魚放入江湖,也不忘釘釘避開魚網、魚鉤,情同殷實,但能畫圈。 詩人自愿釋放并保護它們,表現出對自由生命的尊重和愛護。

除放生外,宋朝廷對外邦各國獻上的珍獸,盡量拒絕能拒絕的。 不能拒絕的東西,送到皇家園林玉津園培育。 這源于宋朝廷對野生動物保護的誘惑和重視。 大中祥符5年(公元1012年) 4月,宋真宗詔將各國貢獻的獅子、馴鹿、奇獸列為外苑,敕群臣為苑中游宴,外苑為玉津園。 因此,玉津園成為了最早的官營動物園。 宋楊侃《皇畿賦》中記載了玉津園的珍獸種:麒麟含仁、駿虞知義、神羊一角之祥、靈犀三蹄之瑞。 兇猛來到天竺,馴鹿貢獻了交趾。 孔雀、白鷺素雉、懷籠暮歸、喚老伴曉去。 毛羽的多少是奇,盡于竹素不成紀。 據記載,玉津園飼養的動物有獅子、老虎、神羊、印度犀牛、交趾馴鹿、兇猛、白駱駝、孔雀、白鵠等,其中有幾十頭大象。 玉津園每年春天向全民開放,觀賞春天和觀賞奇怪的動物也起到了野生動物的作用。

“北宋時的野生動物保護”

在宋代政府的倡導和法律法規的保護下,出現了一點人與自然和諧相處的可喜局面。 詩人張鎰寫的《命鹿》詩,是雙鹿林泉友,新居后我作的。 角矮角大,斑不明顯。 瀆塘慢,草徑晴。 仙吾植玉,汝等結合耕耘。 詩中寫道,詩人與來自自然界的鹿交朋友,表現了詩人和居住在田園的美好情景。 這是一幅多么和諧美麗的畫面??!

標題:“北宋時的野生動物保護”

地址:http://www.laferme-debarbenegre.com/kfwh/1781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