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篇文章2935字,讀完約7分鐘

翻開父親的遺物,有他筆下油印的《抗戰時期的內鄉(包括今河南省西峽縣)地下黨組織和豫西南地名學委員會統戰記述》的復印件,其中記載了抗日戰爭時期遷徙到南陽和內鄉縣內的河南大學和開封一點中學抗日救援工作的片段。 透過白紙上的黑字,我看到刀光劍影,聽到吶喊的斗爭,國難當頭,愛國師生用我們的血肉建造了我們的新長城,在那長城、那塊血染的磚石上,又刻上了一個開封的烙印。

父親黃廷內鄉赤眉鎮士紳富少,也是年輕的中國共產黨地下黨員,他利用其眾多紛繁的家庭背景和上層關系,與中國共產黨豫西南地區學校業務委員會(簡稱豫西南地質學委員會)書記王錫璋單線聯系,從事革命和統一戰線工作。 父親去世多年,帶走了他們這一代風雨的人生,只留下了他所經歷的那個時代的浮光。 我整理記錄下來,為了紀念我們永不屈服的民族和前輩,為了紀念70年前偉大的全民抗戰的勝利!

開封淪陷的學校后搬到南方

1937年7月7日的盧溝橋事變,中國開始了全民抗戰,這么大的華北再也放不下安靜的桌子。 1938年6月,日寇攻占河南省會開封,河南除豫西南角外,大片土地成為前線或敵占區。 國民黨省黨部及省政府撤退到南陽。 省會河南大學、開封高中、開封女師、開封師范、北倉中小學、開封中學、開封職業高中等十多所學校相繼搬遷到旺西。

為什么目的地西會成為抗戰烽火中的知識分子和各類學校的集結地? 其中既有南陽和內鄉縣文脈昌盛、人杰地靈歷史文化的起源,也有恰好在西上世紀二三十年代推行地方自治造成社會穩定、比較富裕的小氣候的原因。 在這里,不要提旺西地方自治的領袖、時任宛屬十三縣聯合防衛主任的別廷芳。 被稱為怪人偉業。 他領導民眾除惡、治河、修堰,迅速發展生產,受我們黨特別是彭雪楓將軍親自安排的統一戰線工作的感化,主張與共產黨聯合抗日。 他實行地方自治的目的是治貧,治貧首先是治愚、治愚先興教,除地方大興學之風外,還動員社會上層和民眾,積極接收安陽高中、信陽師范、河北育德中學等省內外30多個大、中學,

1938年初,省立開封高職首先遷往西峽口,別廷芳親自指定漆寶廟為校址,從當地招收60名學生,一周后復課。 省立開封高中、開封女教師、開封中學南遷、別廷芳指定內鄉夏館區為三所學校準備校舍,當地區長、聯保主任緊急動員民眾,經過兩個月的施工,新建了校舍1200余間,陸續將三所學校搬遷到新學校。 抗戰勝利后,三所學校在遠離旺旺時,特別設立了河南省立三所學校紀念碑表示感謝。 信陽師范遷往內鄉師崗町,別廷芳慷慨地將其民團部房舍全部拱手讓給學校,東、西院分別為女生部、男子部、中院教育、樓下廣場為操場,三天后朗朗書聲滿堂。 于是,在旺西的山水林之間,名師薈萃,一地一校,星羅棋布。

這些南遷學校,不僅苦讀、留力、培養人才,而且推動了當地教育、文化、科研、生產的快速發展,成為抗日救亡革命高潮中的中堅力量,有力粉碎了日寇占領中國首先破壞中國教育的陰謀妄想!

學潮運動智斗頑強敵人

但是,青山綠水的旺西絕非世外桃源。

1939年6月,開封師范學校當局仇恨進步學生抗日愛國活動,勾結渤川民團司令陳重華,逮捕學校黨組織領導人王⑨等3人,學生發起簽名保釋,營救被捕師生運動,向渤川司令部請愿,被當局鎮壓,開除進步學生50人。 學生代表向省教育廳請愿又被叫停,在我們黨豫西南地名學委員會的領導下,學校師生更是引起全校性的大罷免,并向旺西各學校和社會各界發表了控訴反動校長王春元的犯罪報告。 在聲勢浩大的學生運動和社會強烈的輿論壓力下,國民黨政府不得不向學生低頭,釋放被開除的學生,將被開除的學生移送到當時位于內鄉師崗的信陽師范學校學習,這次斗爭取得了最后的勝利。

1938年夏天,范文瀾、嵇文甫、王?西、杜孟耀等河大教授和開封高中名師建設社會科學讀書社,聘請進步教師為指導教師,團結廣大教師和學生的讀書學習和推廣抗日,開封高中指導主任李子平為中統骨干、青幫。 我的黨組織是,王藝青校長是國民黨人,但他熱心學習,兼容并聘,聘請名師,使開封高中成為全國有名的學校。 與頑固反動的李子平不同,我黨組織支持王藝青,打擊李子平,組織進行反援助教育推廣,揭露青助毒害青年的反動落后流氓團體的真實情況,有力地打擊了李子平的顏面。 介紹了愛國師生紛紛團結在讀書社周圍,讀書社相繼迅速發展會員400多人,大批有志青年直接前往延安或抗日根據地參戰,部分同學進入西南聯大、西北大學和河南大學深造,成為國家棟梁之材。

“品讀開封:開封學校在宛西的抗日救亡活動”

抗日山花爛漫

全民抗戰如火如荼的高潮,恰似西方許多學校更是爛漫的山花,開辟了城鄉村落。

的抗戰進步團體和各種刊物如雨后春筍。 繼開封高中社會科學讀書社之后,開封高中開設了《沉默》、《群嘯》、《理論與評論》、《解放之路》等進步報紙。 師范召開研究會,《大眾》、《火炬》、《集水區》、《機車》等墻報、刊物層出不窮。 開封女師開辦了讀書會文藝社畫社等進步社團。 更值得一提的是,1939年至1940年,赤眉小寨頂國民黨軍政大員劉鎮華、劉茂恩的家教和親屬居住的后院,門口有國民黨衛兵守衛,我們黨地名學委員會的油印刊物《藍光》(后改為《實踐》)在此秘密編輯。 通過黨組織在馬山口召開的合法書店晨光書社,從延安的《新華日報》《新中華報》《解放》雜志和馬列選集、魯迅全集和當地油印的《共產黨宣言》,可以在進步學生中傳播閱讀,晨光書社召開的“團結” 希望國共時刻合作,攜手擁抱山河!

“品讀開封:開封學校在宛西的抗日救亡活動”

各學校的師生抗日推廣活動如大潮一般涌來。 河南大學學生編《抗日三字經》深入農村,用通俗易懂的方法給農民編抗日推廣,召集他們唱抗日救亡歌等。 開封中學開中推廣隊、赤眉劇團等在赤眉、馬山口、夏館等地公演的《放下你的鞭子》《反正》等抗日救亡劇目和自編活報劇,所到之處由當地區長、鎮長、民團團長、會長歡送。 悲壯的歌聲響起:哭白山的黑水,在黃河的長江上旅行,流浪,逃亡,流浪到哪一年,逃到哪一年,為我們個體而逃,我們為個體而逃。 我們應該團結起來,發誓抵抗,打倒日本帝國主義,爭取中華民族的解放! 這時,演員的觀眾們興奮不已,臺下響起了口號聲。 師生演出隊伍還將進入鄉村,慰問路過的傷兵,鼓舞民眾。 開封高職等學校,10月10日和元宵節多次舉辦大型燈籠會,有飛機、坦克等各種燈籠,寫有抗日標語,舉行了示威推廣。 一些學校還舉辦日寇犯罪展覽會,以抗日漫畫為幕布,進行流動展示。 一些學校利用收音機和地下秘密通道了解抗戰的戰況,推廣鼓舞士氣。 1938年夏天,應朱、彭總司令的通電,為了支援抗戰募捐活動,學校師生除了自己捐款外,還走上街頭,動員社會各界人士捐款,國民黨省府和內鄉高層家屬也捐贈了現大洋金銀首飾,貧困農民更是賣紡織花 慷慨捐贈換蛋鹽的錢,赤眉學校黨組織將捐款轉寄武漢八路軍辦公室送往前線,添加《新華日報》特別頁。

“品讀開封:開封學校在宛西的抗日救亡活動”

70多年前的事,就像今天讀了也不褪色的畫面一樣,歷史在眼里,并且帶著巨大的愛和深仇大恨,帶著血淚和歡笑。 我想起夏衍先生的話,他說:“就我自己的經驗而言,我認為至今世界上最愛國、最支持共產黨的還是中國的知識分子。 是的,無論是民族危難的戰爭年代,還是中華偉大復興實現中國夢的征戰,優秀的知識分子總是緊密地融合個人命運和國家興衰,義無反顧,沖鋒在前,永遠是中國的脊梁!

標題:“品讀開封:開封學校在宛西的抗日救亡活動”

地址:http://www.laferme-debarbenegre.com/kfwh/1804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