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篇文章3715字,讀完約9分鐘

開封鄭氏家

晚清時期的開封轉子街,住著以鄭啟選代為代表的開封鄭氏家。 他們一家四代先后出生了7舉人、3進士、2翰林。 昌在《行素齋雜記》中說,祥符鄭氏昆弟四人,思贊、思賢、思赟、思賀相繼被列為鄉,而思賀入翰苑、門第清芬,則是時健羨(見上圖)。 據此,開封鄭氏得到大多數人支持的首要原因是其看門人清芬,第三代科舉考試成績尤為突出。

開封鄭氏家族第三代優秀科舉考試成績,具體表現為鄭啟擇伐的孫子們5人中舉,這5人中舉后仍能繼續攀登,其中2人再次為中進士,2人中,另1人為翰林。 具體來說,在1864年的同治甲子科河南鄉考試中,鄭啟拔之的長孫鄭思贊不僅通過了第四名演員貢,還通過了第六名舉人。 而鄭啟選的下一任孫鄭思賢參加了這次鄉試,由副合格者變為副貢。 所以,鄭思贊和鄭思賢兄弟是同一個排行榜。 9年后,在1873年的同治癸酉科河南鄉試中,鄭啟選的三孫鄭思賓和五孫鄭思賀排名相同。 他們倆不僅是中舉,成績極佳,一個是第一位舉人,另一個是第二位舉人。 短短9年間,鄭思贊兄弟4人同排名2次,震驚了整個開封。 次年,報考中河南第二舉人的鄭思賀在參加會考時再次取得好成績,不僅成為聯捷成進士,還成為欽點翰林,進入翰林院。 因為思入翰苑,成為祖父鄭啟選擇后繼鄭家之后的第二個翰林。 鄭思賀一代嫡系堂兄弟鄭思赟繼位,光緒元年( 1875年)的乙亥科河南鄉考試中也參加了舉人考試。 于是,鄭啟擇日的孫子中,一共列舉了5人。 再過一年,也就是光緒兩年( 1876年),鄭思贊又上了一樓,在丙子科的會試中考了二甲氧基。 鄭思贊繼祖父鄭啟選和親生弟弟鄭思賀之后,成為鄭家第三位進士。 精算,在鄭思贊那一代,從同治3年( 1864年)到光緒2年( 1876年)的12年間,鄭家列舉了5人,其中2人又考取了進士,2人成為翰林。

““門第清芬”的開封鄭氏家族”

另外,根據《祥符縣志》,鄭啟選是道光十二年( 1832年)舉人,道光二十年( 1840年)進士。 另外,據鄭思贊長子鄭于琮的朱卷說,他繼父親一代之后也參加了舉人考試。 所以,鄭啟選一家四代中,參加科舉考試的人頻頻報捷,鄭家在七人中列舉,三人再次考中進士,兩進士再次翰林,他家七口、三口、兩翰林家。

論《祥符縣志》鄭啟擇日

傳及其殿的試卷

根據《祥符縣志》關于鄭啟擇日的傳說,可以了解開封鄭氏家族的概況。 《祥符縣志》中關于鄭啟擇伐的傳說如下:鄭啟擇伐,本名大誠,字通甫,世居江蘇吳縣,少孤。 筆猶豫不決,遂籍貫祥符。 道光庚子成進士,官翰林院編修,充國史館協修。 咸豐回鄉3年,主訴彝山書院。 性與介、物無所顧忌,遠顯突出,慎讀好書,手不釋卷,為文清堅貞,成就極盛。 70歲的青春。 著有《水流云在軒詩文集》。 子元、太康訓導。 孝、早死; 首先,永城訓導。 孫思贊、丙子進士。 思賀、御史; 思賢、思賓都舉手。 根據此傳,參考鄭啟選擇本人殿試卷及其子孫朱卷即可明顯看出,在晚清開封,鄭氏家族共有4代,是文化底蘊深厚、參與者艷羨的家族。

鄭氏家族的第一代是指鄭啟選本人。 鄭啟選元是江蘇省吳縣人,筆檀游豫,后為籍貫祥符。 櫓是指裝東西的袋子,筆櫓是指古代以抄寫為生的官員。 也就是說,易讀、好寫的江蘇鄭啟為了尋找快速發展的機會來到了河南。 開封濃厚的文化氛圍、樸素的民風吸引著他,后人也希望將來文化氛圍濃郁的開封,放棄江南原籍,加入祥符籍,在這里參加科舉考試。 引起人才和海納百川的開封,讓小吏鄭啟努力學習詩書,將他列為道光十二年( 1832年),道光二十年( 1840年)進士,改為庶吉士,改為繼任翰林院。 根據《祥符縣志》和《語林編略》的記載,鄭啟在京師和地方上沒有擔任主管方面的官員,他的職位直到翰林院編纂。 然后,他離開翰林院后,回到了他迷戀的開封教師那里。

““門第清芬”的開封鄭氏家族”

在中國圖書館的普通古籍部,看到了保存完好的鄭啟選日(當時被稱為鄭大誠)的道光二十年( 1840年)的殿試卷。 在這卷的正面,被蓋上的公章依然清晰可見,還有醒目的6個赤字第二十位。 卷中除了鄭啟選所寫的策論外,還有他寫的個人和家庭簡況:殿試人鄭大誠,年三十三歲,河南開封府祥符縣人,附學生道光拾兩年中式,舉人道光貳年中式,今應殿試,謹扮演三代角色后:曾祖父葭浜,曾 據此,鄭啟選的曾祖父擁有無效姓名和官位。 據他孫子朱卷介紹,鄭啟選爺爺鄭象文是干隆朝的舉人,曾任知縣,他父親鄭玉峰只在候選縣佐早亡。 所以,鄭啟沒有輝煌的家庭背景。 他能成為翰林,第一是個人好好讀書,不放手,開封城市的文化氛圍,讓他學習詩書。 他在取得成果后,更愛開封,想為桑梓貢獻個人的文化智力。 遠高官,謹慎取巧的鄭啟離開翰林院后,毅然回到家鄉教書育人。 這是一個非常有遠見的選擇,不僅用個人才學回報了充滿尼龍的鄭啟,還為開封培養了很多人才。 也就是說,不僅成果后學極為興盛,對自己孫子們的教育成長也有著重要的意義。

““門第清芬”的開封鄭氏家族”

鄭氏家族的第二代是指鄭啟選的三個兒子。 我是鄭孝元、鄭孝彪(早逝)、鄭沃。 鄭孝元和鄭孚首先是貢生,成為管理科舉文教的小官,分別接受太康縣的教育指導和永城縣的教育指導,所以可以繼承父親的志向,鼓勵子孫認真讀書,走科舉之路。

鄭氏家的第三代是指鄭啟選日的孫子。 這一代人因為在科舉考試中成績突出,提高了他家的聲譽,受到大家的贊揚和羨慕。 他們進入職業生涯后,有一定的成就,特別重視文化教育。

鄭氏家族的第四代是指鄭啟選的曾孫、鄭思贊的長子鄭于琮。 鄭于琮是光緒20年( 1894年)河南的第28位舉人。

鄭思贊等四兄弟的

同懷朱卷2封

所謂同懷朱卷,就是兄弟在該排行榜的時候,將兄弟倆的朱卷刻在一張上的朱卷。 朱卷本來的意思是用朱筆抄的卷子。 在科舉時代,考生用墨筆答題,原卷是用毛筆寫的盈余。 所以,原卷也被稱為墨卷。 為了防止考官識別考生的筆跡并作弊,向考官發送評價成績的試卷,并用紅筆抄寫的復印件,即朱卷。 之后,人們將考試中的人的試卷和考官的評論刻印為文化禮物分發朋友和朋友,讓朋友和朋友了解考試中人的文采和名次,因此這種文化禮物在社會上傳播開來。 這張打印的考卷是用黑字打印的,但不是原卷,所以也稱為朱卷。 這個分發好友的朱卷大多數每人一份。 但是,在科舉時代,有時兄弟在同科考試,母子在同科考試,所以兄弟和母子有可能成為同排名。 如果出現了母子排名,或者將母子二人的朱卷打印在一起,就會形成母子朱卷。 如果兄弟是同一個排行榜,再把兄弟倆的朱卷印在一起,就會形成同一個懷朱卷。

““門第清芬”的開封鄭氏家族”

現在,我們從《清代朱卷集成》一書中發現了開封鄭氏家族的六部朱卷。 其中,4部為鄭啟選日(當時叫鄭大誠)道光壬辰科河南鄉試朱卷、鄭思贊光緒丙子恩科會試朱卷、鄭思賢同治庚午科河南鄉試朱卷、鄭于璉光緒甲午科河南鄉試朱卷,也就是鄭思贊和鄭思賢的同懷朱卷(鄭思賢,

在同治甲子科河南鄉考試中,由于鄭思贊和鄭思賢同榜,他倆的朱卷又被刻印,形成了鄭氏家族的第一個同懷朱卷。 根據這卷,我聽說了鄭思贊、字廷襄、湘、號菊農、寅階、行一。 鄭思賢,字汝齊,號蔭棠,行二。 1864年,16歲的鄭思贊和14歲的兩個弟弟鄭思賢在同一個排行榜上,鄭思贊考試排名第六的舉人,鄭思賢在副排行榜上排名第十。 當時,鄭家兄弟二人都被列為鄉,當然受到親友的熱烈祝賀,受到社會的廣泛贊譽。 之后,鄭思賢再次參加鄉賽,在同治庚午科鄉賽中排名第40。 到了光緒二年( 1876年),鄭思贊更進一步,在1876年丙子恩科會考試中,不僅是第二名進士,朝考入選,成為欽點戶部即補郎中。 之后,他在京師服役,擔任會典館繪畫處的贊助。 鄭思賢舉人在安徽壽州、寧國、合肥等地擔任奉行。

““門第清芬”的開封鄭氏家族”

鄭思賓和鄭思賀繼哥哥之后,在1873年的同治癸酉科河南鄉試中也是同榜,他倆的朱卷又被刻印,形成了鄭氏家族第二個同懷朱卷。 據此,鄭思賓字出生于號熙門、行三、咸豐癸丑即1853年,鄭思賀字季榮、號黼門、行五、咸豐丙辰即1856年。 也就是說,20歲的鄭思賓和17歲的鄭思賀在同一個排行榜上,成績特別出色,分別考上了第一名和第二名。 因此,他倆受到了受到的摯友們更熱烈的祝賀,社會上的贊揚也更廣泛了。 開封時共有8人,鄭家有2人,成績突出。 這不僅是鄭家的榮耀,也是開封的榮耀,證明開封是人才輩出之地。 在查閱《祥符縣志》競選雜志時,記載了當時開封考試中的8名舉人時,以鄭思賓、鄭思賀的名義特別注明了解元和亞元。 解元,即第一舉人,表示鄭思賓是全省第一舉人。 亞元,即第二位舉人,表示鄭思賀是全省第二位舉人。 第二年,18歲的鄭思賀參加了會試,聯捷成為進士,改信庶吉士,進入翰苑。 他是開封鄭氏第三代進入翰林院的唯一一人。 根據《清代官員簡歷全篇》,鄭思賀進入翰苑后,先后擔任翰林院編修、充國史館協修、充會試同考官,后任御史、工科在事中等,光緒23年( 1897年)轉行禮科掌印期間,光緒27年( 1901年) 所以,鄭思賀是鄭氏家族中官位最高的人。

““門第清芬”的開封鄭氏家族”

開封鄭氏家族的看門人清芬,他家不僅人才輩出,當官后也很重視文化教育。 鄭啟回鄉主訴彝山書院,成就后極為興盛。 鄭氏家族中官位最高的鄭思賀于1903年設立了開封知新中學,他們為開封的文化教育事業做出了貢獻。

標題:““門第清芬”的開封鄭氏家族”

地址:http://www.laferme-debarbenegre.com/kfwh/18443.html